首頁 > 價格行情 > 正文

順風車格局生變:滴滴缺位 釘釘入場高德將“復出”


發表時間:2019-06-20 10:28:2202:39   來源:本站    點擊:3784456

蜱,蜻蜓圖片,蜻蜓隊長,怎么對文件夾加密,怎么開傳奇私服,怎么開淘寶網店

“就是為自己省點兒油錢,賺點兒外快。”劉森(化名)曾是滴滴順風車的車主,幾經輾轉,開過嘀嗒,如今“落腳”哈啰。

實際上,滴滴順風車空出的市場空間,一直由嘀嗒出行等平臺承接,但這一片天量市場對各大平臺的吸引只增未減。滴滴順風車下線一年之際,幾大玩家動作頻頻,整個網約車江湖進入6月似乎行將再起波瀾——6月初,高德地圖發布的海報顯示,將在廣東省與武漢市招募順風車車主,有意重振順風車業務。同時,職場社交平臺釘釘已在杭州接入嘀嗒、哈啰的順風車服務。而滴滴順風車盡管遲遲未能如愿回歸,卻復出傳言不斷升溫。

互聯網分析師唐欣告訴新京報記者,順風車市場經歷滴滴安全事件之后,需求被抑制了很久,現在各方已經開始重新激活這一市場。

行業玩家紛紛布局加碼,順風車行業板塊正在發生位移?沉寂多時的順風車已經適逢良機?滴滴返場,不會再是單槍匹馬作戰,沉寂已久的順風車市場即將上演新一輪搶奪戰。在唐欣看來,各方還都有機會,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將為群雄紛爭的局面。

窘境

哈啰上線不足半年,仍面臨獲客難題

滴滴順風車下線前,劉森上下班路上都會開啟接單,此后不得不轉戰嘀嗒順風車。不過,一年間,他已經更換三個平臺。

大約半年前,劉森因乘客投訴,嘀嗒賬號被關停,于是注冊了哈啰順風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挺納悶的就去申訴了。”對于投訴原因,劉森一頭霧水。他曾試圖尋找原因,“通過平臺申訴詢問原因,(客服)也不說,就是直接關停了。”

復盤自己的順風車車主經歷,劉森認為這是車主與乘客之間產生了誤解,比如有時候性子比較直,講話沒太注意對方的感受。不清楚自己哪里令乘客不滿的劉森,決定以后少說話以免被投訴。不過,記者在乘車體驗中注意到,劉森駕駛過程中減速、變道有時太過突然與隨意。

劉森作為順風車車主的經歷,只是出行行業變局的一個縮影。2018年,順風車市場發展發生轉折:滴滴順風車停擺,高德下線順風車業務,嘀嗒暫停順風車“午夜場”。此后,順風車領域正常運營的只有嘀嗒、哈啰以及一些區域性的平臺,但后者活躍度都不高。

其實,從共享單車起家的哈啰出行為順風車布局良久,自今年以來更是不斷發力,作為后來者,哈啰順風車正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去年12月26日和27日,哈啰順風車車主招募在上海、成都兩地啟動,隨后擴大至全國120城,20天后車主注冊量突破百萬。1月25日起,哈啰出行陸續在杭州、廣州、成都等22城上線順風車業務。2月22日,哈啰出行宣布,哈啰順風車在全國300多個城市上線運營。今年五一之前,哈啰順風車還拿出5億元成立“順風綠色出行基金”。

一些業內人士認為,哈啰此時布局順風車,一方面是想在順風車的空窗期盡可能多地占領市場,另一方面也是擴展自己的出行版圖。但一切并未如想象的那樣順利。

“因為哈啰乘客少,同一個時間段,同一個位置,用哈啰可能得倆小時才能碰上一單。嘀嗒基本上5分鐘之內就能接到乘客。”車主楊洋(化名)介紹,自己會同時開啟嘀嗒和哈啰接單,嘀嗒的接單率要比哈啰更高一些。

楊洋認為,“這是因為嘀嗒早先入局,已經吸引了大量用戶,而哈啰現在的優惠力度不大,難以開拓市場。”他介紹,現在使用嘀嗒順風車,能比快車、哈啰便宜20%左右。

記者近日分別體驗了用嘀嗒和哈啰叫車,當天從廣渠門外到四元橋,嘀嗒順風車叫車用時約12分鐘,哈啰在經過23分鐘無人接單后自動取消了訂單。記者重新下訂單后,16分鐘后叫到了車。同一行程在沒有拼車和未用優惠券的情況下,嘀嗒報價22.9元,哈啰為28.6元。

早在2014年嘀嗒出行就已入局出行業務。實際上,在滴滴以及高德順風車下線,哈啰順風車上線之前,嘀嗒順風車是僅存的全國性順風車平臺,并被外界視為最大的受益者。

不過,根據極光大數據,2018年三季度,嘀嗒出行滲透率為2.4%、哈啰出行滲透率為1.7%,到了2018年第四季度,嘀嗒出行和哈啰出行滲透率分別為1.9%和1.6%。

搶食

釘釘切入職場順風車,高德近期將“復出”

如今,滴滴順風車還在醞釀中,但順風車的賽道仿佛又重新開始“活躍”起來。

近期,阿里旗下的釘釘平臺推送消息稱,將與嘀嗒、哈啰聯合推出順風車業務。嘀嗒方面表示,嘀嗒順風車已于今年3月份全面接入阿里釘釘,聯合推出職場順風車項目。目前正在杭州部分高科技產業園區開啟共創測試,職場順風車可以讓企業內部及跨企業員工之間高效搭乘彼此的順風車,順路拓展職場人脈圈。

另有用戶發布圖片顯示,釘釘與哈啰順風車5月27日0點到6月7日24點在杭州開展職場順風車測試,收到活動邀請的內測用戶可通過釘釘中的“錢包”進入體驗。不過,對此,哈啰方面不予置評。

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以上各方的合作均在測試階段,時機成熟,各方將統一對外發布。

“順風車行業遇到的最大問題是行業運力不足。全國有5億輛私家車,嘀嗒平臺上才一千多萬,應當說增長空間還是非常巨大的。同時,這也是順風車行業運力不足的一個明顯體現。新入局的企業需要積累車主量,但需要時間,光靠補貼行不通。”嘀嗒出行市場副總裁李金龍向新京報記者表示。

對于嘀嗒、哈啰與釘釘合作順風車項目,互聯網分析師唐欣表示,釘釘用戶高度聚焦于職場人群,出行需求密集,也是網絡順風車接受度很高的群體。此外,釘釘的用戶中也有相當多的有車一族,能夠作為順風車的有效供給。唐欣認為,釘釘的社交溝通機制是順風車供需有效匹配的平臺和工具,而釘釘的數據基礎,也能為順風車的安全提供有效保障。

“釘釘不僅僅是一個職業社交平臺,未來也將是連接無數第三方服務的一個平臺,稱之為第四方平臺。哈啰、嘀嗒等接入釘釘,意味著獲取潛在的無數企業級的用戶,何樂不為。”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表示。

而伴隨滴滴下沉,高德地圖同樣意欲重新“駛入”順風車市場。

6月初,有廣東用戶發現,高德地圖海報顯示,高德將在廣東省與武漢市開啟順風車車主招募活動。對此,高德方面表示,高德公益順風車確已開始部分城市車主招募,計劃近期上線試運營。高德公益順風車將堅持不抽傭、不營利的真公益真順風模式。

高德此舉屬于“復出”,其去年曾短時入局順風車。

作為地圖導航平臺,高德擁有高流量和龐大用戶群,順風車業務一度被寄予厚望。但隨著滴滴順風車兩起安全事件的發生,整個順風車行業按下了“暫停鍵”。

近期,嘀嗒、哈啰與釘釘也合作順風車服務,順風車重啟是否時機成熟?對此,高德方面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用戶對順風車有著很強的需求,對于順風車的上線高德也非常慎重。高德公益順風車將堅持不抽傭、不營利的真公益真順風模式,還會通過更強的安全機制保障用戶的利益。

“對于高德來說,順風車是它作為地圖導航類產品變現的一種自然思路,拓展了出行的應用場景,提高了用戶黏性。”對于高德重啟順風車業務,互聯網分析師唐欣認為。

“高德地圖的用戶肯定多啊,誰出門不用個高德導航,如果北京招募車主,我肯定報名參加。”車主劉先生對高德將重啟順風車服務表示看好。而在業內看來,高德重新上線順風車,更大的用意同樣為滴滴順風車恢復之前的“窗口期”,盡可能爭取更多用戶。

角逐

沉寂一年滴滴返場?順風車上線暫無時間表

面對重磅行業玩家“攪局”,市場分析人士認為,滴滴必然會按捺不住,或將有所行動。

滴滴順風車下線前是最大的順風車平臺。易觀數據顯示,早在2016年初,滴滴順風車就占據順風車市場近70%的份額。嘀嗒出行雖然入局較早,但市場份額難以與滴滴順風車相比。于此,市場對滴滴順風車的回歸甚是關心,自今年年初開始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滴滴順風車即將上線的消息,更一度有傳言稱其將于6月上線。但時至如今,滴滴依然“按兵不動”。

4月15日,滴滴順風車負責人張瑞通過順風車官方微博發布了“滴滴順風車致大家的一封信”,信中提到“回歸順風車本質,盡全力抵制非法營運”“去掉個性化頭像和性別等個人隱私信息顯示”等五大整改措施方向。此舉被視為為順風車回歸做準備,另有消息稱,滴滴順風車開放灰度測試。

對此,滴滴方面表示,目前順風車仍在下線整改中,并未進行灰度測試。因技術原因,導致個別用戶APP內本應展示的“順風車下線公告”未正常出現,而是直接跳轉到了發單頁面,不過這部分受到影響的用戶即便發單也會被攔截。

滴滴內部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滴滴順風車還沒有上線時間表,目前最大的工作仍是完善安全措施。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滴滴出行APP內出現了與順風車類似的“特惠拼車”功能。可以享受這一服務的用戶需要滿足三個條件:早晚高峰或特定時段;行程起終點符合線路要求;預估行程長度超過10公里。滴滴方面表示,特惠拼車功能是鼓勵乘客嘗試拼車的一種手段。該功能在三月下旬開始在北京、天津、大連的部分遠距離拼車線路展開測試,當前處于試運營階段,未來將逐步擴展線路。

前景

“順風”安全仍為底線,未來市場格局如何?

一直以來,安全問題是順風車繞不開的話題,順風車真能“順風”,或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有回我晚上坐順風車回學校,第一輛的車主說要晚一會兒才能到,我就取消了,然后叫了另一輛車。回到學校后,第一輛車的車主加我微信發來騷擾信息”,曹同學感到震驚,于是聯系了平臺。“客服說如果立即把該司機封號,可能會記恨我,因為他有我的手機號,可能會對我進行騷擾,所以他們過三個月再封號。”曹同學回憶,平臺還給了她20元的乘車優惠券。

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包括滴滴出行、嘀嗒出行在內的企業組織了順風車行業研討會。丁道師認為,經過幾年的市場培育,順風車已經初步成熟,只是兩起惡性事件把供給遏制了,但需求一直存在。未來順風車行業的發展應該會以合規為主,合規就是競爭力、效率。合規化前提下,行業經過整治,以及企業內部安全管理升級之后,基本上算到了成熟時機。

中國交通運輸協會法律工作委員會副秘書長陳暉認為,順風車發展遇到的瓶頸問題,就是合規安全底線問題,目前應該重點考慮對安全進行規范,包括信息安全、公共安全、運營安全。

眾多玩家瞄準順風車,與順風車業務曾是滴滴一大收入來源分不開。

根據界面新聞報道,順風車GMV每年環比增長50%,2017年,順風車的GMV接近200億元左右,收入是20億元,凈利潤接近9億元。同年,滴滴的凈利潤是10億元,剩下的一億元來自代駕,2018年順風車GMV的目標是400億元 ,凈利潤20億元。

作為順風車另一大玩家。嘀嗒出行市場副總裁李金龍介紹:“目前平臺收入可以供我們可持續發展,公司比較輕資產。對于收入模式,第一個為順風車信息服務費,全國范圍內合乘平均每單1到2元,個別城市頂多3元,折合成比例可能就5%左右;還有一些廣告及第三方合作的收入,這些構成我們可持續發展的來源。”

唐欣認為,自從滴滴退出之后,順風車市場基本處于比較停滯的階段。盡管都在試圖打開這一市場,但并沒有特別激進的動作,所以各方還都有機會。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是群雄紛爭的局面。

根據極光大數據,2019年第一季度高德地圖、滴滴出行、釘釘的滲透率分別為45.7%、14.4%以及6.7%,嘀嗒出行與哈啰出行滲透率未達5%。

“平臺有沒有獲取運力的能力,有沒有獲取乘客的能力?乘客和車主在這平臺上的體驗好不好?前面兩個要素決定了平臺在短期內能不能做起來,如果做不起來的話,可能就慢慢下去了;第三個體驗決定了車主和乘客能不能留得住。這三個要素可以檢驗每一個出行平臺將來能不能活得更長久。”嘀嗒出行市場副總裁李金龍向新京報記者介紹,任何出行平臺都有核心的三個要素,三個要素做好了平臺才能做好。

“客戶端的下載排名比較靠前,主要構成還是出租車帶來的增長,并不是外界看到的全都是順風車帶來的增長。”李金龍介紹,平臺活躍度與順風車增長有關系,但也不是絕對的關系,目前平臺有兩種業務,從2017年12月份開始的出租車業務,給平臺帶來的增長非常明顯。

對于外界看好順風車市場的潛力,李金龍稱,順風車還是有用戶需求,但與專業運力相比,增長算慢的。既要求順風車效率高且價格又便宜是矛盾的,所以順風車用戶一般是滿足預約出行。“2018年四輪出行,大概是每天9000萬人次,但所有網約出行服務中(快車,專車等)可能不到4000萬,剩下的5000多萬還是傳統型出租車,在4000萬里,順風車占的比例很小,運力與專業的沒法比。”他介紹說。

“順風車作為代表的共享經濟利大于弊,這幾年一直都是相關部門所鼓勵的。對于用戶來說,順風車也是期望已久,若相關規范成熟之后,行業玩家自然而然重新啟動,嘀嗒、哈啰、高德等都會加大力度來投入來搶奪用戶及市場。”丁道師認為。

新京報記者 陳維城 實習生 陳詩怡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薛京寧

 

收藏